阿玖

美人是第一生产力
真美人真优越

【水仙】海岸街十号(番外一)

不定時更新小番外一

#說的就和正片是定時更新一樣#

《海岸街日常之愛豆發微博那些事》

#論一個abc是怎樣逼瘋一個考古系教授和一個文武雙全的古代君主的(手動推眼鏡)

馬振桓作為一個愛豆,一個親自營業微博的良心愛豆。如果讓他在自拍和編輯文案之間選一個。

“我選擇死亡謝謝。”

人間真實。

可他還是舉著手機找了半個多小時的光,拍出了一張马寶娜評價為“超常發揮”的照片。

因為是超常發揮,所以需要認真對待。編輯文案就成了下一個難題。

畢竟,中文真的很難……

文案這種東西,還是專業的來比較好,馬振桓的目光在蹇賓和樓滿風之間轉了一圈,停在了樓滿風身上。

明明大家都是差不多的臉,可是眼前...

2018-06-14

【洛澈】刀锋与琴弦

【洛澈】刀锋与琴弦(马振桓水仙)

蓝斯洛X风涧澈

送阿生,帮她充实tag。

双世界交叉背景,明若终5人物打酱油预警。

Part1.误会

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么?

对于这个问题,蓝氏集团的新任总裁蓝斯洛表示,虽然他也觉得这样不太好,但是不好意思,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比如……帮表妹追星……

太阳最近迷上了一个偶像,当然,小女生追星么,没什么的。但是太阳搞的非常地暗搓搓,堂堂大小姐想要个爱豆演唱会的门票,委屈巴巴来找哥哥不说,还千叮咛万嘱咐地强调不能让别人知道。

蓝斯洛看不得自己妹妹这么委屈,不光安排人给太阳搞来了演唱会的门票,还给太阳准备了惊喜。

然而……

蓝斯洛赶到后台的...

2018-05-30

盗御猫(北堂奕×北堂墨染)

盗御猫(北堂奕×北堂墨染)

没有逻辑,单纯亲妈心发作叔侄组必须he

有一丢丢的方天择and万适存出没。

前文《千古命题》


最近皇宫发生了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皇上的猫丢了。

皇宫的气压低到唐王殿下都不敢说话了。

要知道,这只猫可是……

嘘,不可说。

天下人都知道,黄道国的皇帝陛下北堂奕养猫,那猫是整个皇宫都得供着的主。

然而那猫却不怎么待见皇帝陛下。

那猫谁也不待见,包括通灵的那位苏寻仙苏大人。

毕竟那猫不是一开始就养在皇帝陛下身边的,那本来,是宸王殿下的猫。

宸王殿下啊。

说书的先生陷在了回忆里,把叹息拉的长长的。

那年的冬天,黄道国下了一场非常大...

2018-05-29

【奕染】千古命题


【奕染】千古命题

叔侄组  北堂奕×北堂墨染

年下假面瘫真呆萌木讷小奶狗皇帝和他冷酷无情腹黑冷漠的美人皇叔那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不走原著,自由放飞。

要江山还是要美人,这是一个千古命题。

这个命题有点旖旎,带着点高高在上的怀恋,有种何不食肉糜的不知人间疾苦。然而在黄道国亲政没多久的小皇帝北堂奕这里,这个问题,它有点要命。

他觉得这不是他想要江山还是想要美人的问题,这是个美人想要他江山的问题。

美人是谁?

他皇叔北堂墨染。

大逆不道。

走这里:https://m.weibo.cn/5395379307/4244399624453633

不知道为...

2018-05-27

【水仙】海岸街十号(2)

上一篇

水仙大乱炖第二发,依旧是楼满风和蹇宾的主场。依旧随心所欲放飞为主。受某同学启发用了现实中的梗。请大家学习小马同学,给予无情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嘲讽。


【水仙】海岸街十号(2)

吃瓜少女马宝娜混迹饭圈多年,最近将手伸向了某男团。不得不承认,熟人的瓜,别有一番风味。

某年某月某日,夏风和煦。宝娜同学往海岸街十号群组甩了一张爆料图。

某男团成员演唱会夜会女友,传为加国未婚妻。

机场等飞机的马振桓最先看到,哈哈哈狂笑三声。

叫我梗王:hhhhhhhhhhhh未婚妻hhhhhhhhh,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ommander蓝:???这不是我的车么?

常山赵子...

2018-04-01

【水仙】海岸街十号


开个长篇,剧情随缘,跑到哪里算哪里,更新随缘,想起来撒把土。

水仙大乱炖。

蹇宾凌晨四点就被起床练功的楼满风吵醒了。一早上没给他好脸色,顺便对楼满风挖坟挖到他洞府扰他清梦这件事进行再次谴责。

而楼满风摇一把桃花扇,坚持认为还是挖坟看到粽子和自己长差不多比较吓人。

不等他俩对这件事再论个子丑寅卯,楼上就冲下来一个火急火燎的马振桓。

他边往嘴里塞早餐边叫着坏了坏了我来不及打车了蹇大神你帮把手送我回去。

蹇宾翻了个白眼,心道成何体统。然后广袖一挥,送这个不上进的佛系爱豆回他酒店房间。

难得休假的蓝斯洛昨晚被蹇宾压榨,载他去了趟天界在人间的办事处。回来的时候顺道从演唱会后台接走了刚表演完...

2018-03-25

时空旅店的日常2

啊啊啊啊啊啊我爱你!

隳雨:

@阿玖 


*我猜我需要连载了_(:з」∠)_


*ooc慎入



04


外面的风声小了,远远望去,能看到桃都山上那棵巨大的桃树,金乌蜷在树梢,蔫蔫儿的昏昏欲睡。黄泉此岸,唯有慕居的院中能长出植被,仿佛荒漠中的绿洲。


风间澈找了本书在院子里的木架下坐了“晒月亮”,蓝斯洛站在廊下远远看着,书页上豆腐块大小的字看得他头都大了。


“这是什么?”


风间澈抬头,微笑对走近的蓝斯洛说:“齐先生说这叫小篆,写的是兵法。”齐先生是前任店主。而不管是篆书还是兵书,都是他在光瑜...

2018-03-21
2 / 7

© 阿玖 | Powered by LOFTER